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春推会

精彩回顾

Activity information

李星文:电视剧十大类型发展现状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6-24
字体: | |

6月24日(周三)晚,端午节的前一天,由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主办的“2020影视项目策划高级研修班”进入第五讲,影视独舌创始人李星文老师就近段时间国剧的发展情况、要点及发展规律,条缕清晰地盘点了“电视剧十大类型发展现状”(都市生活剧、年代传奇剧、武侠剧、军旅剧、公安剧、谍战剧、古装传奇剧和历史剧、古装奇幻剧、行业剧、青春剧等),通过梳理其创作趋势,求解行业破局之道。

划重点

疫情对行业的影响
 

疫情造成了很多行业的不确定性,对于电视台来说,陷入一个怪圈——增收视不增广告,疫情以来一些大电视台的广告收入数据可谓断崖式下跌,在目前经济趋冷大环境和影视寒冬周期的双重作用下,卫视购片预算趋紧趋严,普遍出价水平下降。同时,疫情也给国剧的排播带来很大的变数。如果疫情不能迅速结束,台播剧的发展将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视频网站广告收入同样受到疫情的影响。随着会员收入所占的比例上升,网站播出的剧目必将由to B向to C去过渡,能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打到用户的痒痒肉,将决定出品方卖片的收入。

现在越是市场相对清冷的时刻,平台购剧的时候定价评级越会首先考量演员的咖位。据说三大视频网站会依托大数据为有卖片能力的明星排座次(哪个人具有什么样的商业价值,哪个人排名在什么段位上)。假如剧所用演员在这个名单上的名次比较靠后,卖片肯定吃亏。

目前是买方市场,在发行越来越困难的情况下,制作公司也倾向于平台定制,和视频网站谈好合作,降低作品发行中的困难及不能播出的风险。视频网站也会更加青睐于网站占主动性比较强的定制模式,既有播出平台,又参与制作,又接管发行工作这种既增强了制作的掌控力,还能顺带培养平台自己的演员的模式。
 

电视剧十大类型观察
 

今年下半年农村剧的比例一定会上升。因为今年是决胜小康之年,从各卫视到央视都有播出扶贫剧的内容,扶贫剧主要发生在农村地区。今年都市剧和农村剧的比例到年底可能会接近1:1。

都市生活剧可以算是一个题材稳妥、市场欢迎的类型,如果能在话题的设置上刚好击中观众的痛痒,成为爆款的可能性很大。未来独立女性的话题会越来越多,观众更期待群戏这种信息量更丰富的结构。《我是余欢水》为纯网剧的都市生活剧开创了一片新的蓝海,纯网剧表达的空间更大,更为尽兴、极致。
 

年代传奇剧,尤其是长篇幅的年代传奇剧现在进入一个比较困难的时期。要抓紧消化库存,并寻求转型,寻求新的增长点。与平台合作,做定制剧貌似是一种不错的选择,但网络用户的趣味需要重新适应。视频网站对于年代传统剧的要求比较挑剔,像质感比较厚重的,面貌比较质朴的年代传奇剧会被认为年轻观众不感兴趣。
 

主题的青春化,影像的唯美化和叙事的类型化,是发行到视频网站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
 

近年来,央视和卫视黄金档播出的武侠剧越来越少,武侠剧转到了视频平台上播出,但武侠剧在玄幻、仙侠兴盛起来后面临了很大的挑战。武侠剧需要在做好自己的事情的同时,还需要思考如何应对有点升级版武侠剧的新竞品。如可以走“武侠+”方向,加入当下网上的流行色等。
 

军旅剧依然是紧俏的类型。但纯军旅剧创作遇到困难,使得泛军旅剧兴起,这标志着国产军事题材剧出现了多元化的趋势。想拍军旅剧务必严格按照流程去操作,把困难考虑足,神经足够坚强。
 

近几年随着卫视黄金档向公安剧开放,网络上悬疑罪案剧的创作空间进一步打开,公安剧展现的警种日渐齐全,出现了产量上升、类型复合的趋势。公安剧创作中集体主义精神要永远高于个人利益;所选案情一定要符合当下的中国国情,不能超前;不能以猎奇心理写警察群体。
 

近年来,谍战剧的创作出现了明显的青春偶像化倾向,因谍战的成分不足受到垢病,需有硬核的主题和情节做支撑。当前,谍战剧处在比较困难的发展局面中,创作基本要求黑白分明,使得其固有的优势发挥起来有些困难,很难超过前面的作品。
 

特情战线上最难做到的就是黑白分明,甚至黑白不分明是谍战剧的一个重要魅力。为此有几部正在待播中的剧甚至采取了不挂“谍战”,改标签为“动作剧”的特别应对。
 

受政策调控影响,台网古装剧均出现了旱涝不均的现象。目前,大女主剧依然保持着国剧售卖价格的最高纪录,但是在政策抑制和观众趣味变化之下很难再出爆款。如果这些阵容很强大,投资很高的剧目播出,沉淀的资金可以流动起来,也算是给资金匮乏的行业进行松绑。投资非常大的剧目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了,小体量的甜宠剧现在比较流行,但非长久之计。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放眼望去,海面之上千帆尽发,全是一些小舢板(古装甜宠剧)。
 

国家鼓励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但需要得到市场的支撑,才能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目前优秀历史剧剧本的供给依然是历史剧创作上最大的瓶颈,市场上极度匮乏。
 

近些年出现了有中国特色的古装玄幻、奇幻、仙侠,甚至科幻剧,虽然虚构的逻辑不尽相同,但由幻想驱动戏剧的动力是相似的,所以统称为古装奇幻剧。目前古装奇幻剧在卫视的播出出口在收窄,视频网站已成为最主要的出口,以后可能很少出现山珍海味的大餐,但是家常实惠的菜还会源源不断的端上来。
 

行业剧具有职业特殊性,携带新奇的专业知识,又具备容纳社会话题的空间,戏剧冲突丰富而激烈等多方面优势。近来剧集涉及的行业更加广泛,行业剧的创作其实很难,需要有社会广度、行业深度,立足点要描述行业向好的趋势,避免审丑、猎奇,同时要回应行业与观众的真实诉求。
 

听起来都挺难的,但是说实话,搞创作尤其是成年人搞创作,不是骗孩子的钱,给有所要求的观众看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青春剧是市场的刚需之一,青春剧天然和流量、偶像比较贴近,因为有大量的年轻用户聚集,视频平台一向对青春题材青睐有佳,近来出现了很多快餐型的青春剧,让这一类型本应该承载的文化意义逐渐变得稀薄。
 

随着社会阶层流动性的降低,青春不再是奋斗的代言词,更年轻的创作者不再热衷于探讨社会命题,或者写努力付出就能改变命运的故事。平台也倾向于提供青春白日梦和爽文式的解决方案,这就使得青春剧出现了越来越架空,越来越和偶像剧具有相同的含义。
 

给视频网站的贴心话
 

《三叉戟》因为没有用流量演员,在价格方面受到一定的影响。事实上《三叉戟》在年轻观众当中也很受欢迎,给全年龄段看的品质剧,对于视频网站来说也有必要考虑给到更合适的价格。李星文老师呼吁视频网站要全面考虑,不要过于把注意力集中在似乎眼下非常火热的偶像剧、言情剧、甜宠剧上,如果过多的把资源局限在一个辐射面不太宽的小剧种上,老是迎合年轻观众,只是那么三板斧,时间长了会把自己的受众面越做越窄,是对自己发展前景的自我压缩。专门服务一个特定群体,不可能挑起一个行业的未来。何况这些受众还不是那么忠实,今天喜欢甜宠剧,明天可能就变了。
 

通过买断武侠剧,视频网站可以说在武侠剧的类型中已经打通了上下游。这种打通从生意上来说,从产业上来说是有利的,加快了资金流转的周期。但从创作上来说,这种完全依赖于视频网站的定制,也会造成它的趣味风格过于单一,甚至出现盲目年轻化的现象。武侠小说、武侠剧,对于华人来说是全民的、全年龄层的艺术形式,有着广泛的群体基础,但是被视频网站接手以后,越来越有点走向小众,向唯一的消费群体转化,为特定的年轻人群服务了。所以从创作的角度看,又很难说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