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交易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观察 | 主旋律的3.0时代

来源: 犀牛娱乐 发布时间:2021-05-31
字体: | |
没想到,今年的主旋律作品能有现在的表现。
 
从开年的《山海情》让观众人均养蘑菇,到《觉醒年代》完结后两个月还能上热搜、自发“背诵全文”,这两部爆款不但在热度数据上堪称今年的绝对头部,更表现出罕见的长期性,只要有相关话题随时可以将其带回热搜。
 
口碑更是达到了国剧罕见的高度,豆瓣评分达9.4、9.3,直接踩入国剧历史排行前五十。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公布的入围名单上,《觉醒年代》入围八项提名,把#觉醒年代yyds#又拉回微博热搜第五位。
 
而刚刚过去的五一档,主旋律电影《悬崖之上》笑到了最后,已拿下破十亿票房,另一部《扫黑·决战》在口碑拉动下跑出了不错的长线表现,目前也有近4亿票房入账。
 
“主旋律”内容正在成为更容易吸引年轻人的题材,这种认同有多方面因素。在此类作品接下来将继续井喷的当口,对此前的成功经验总结出一套方法论,摸索年轻人眼中的“新主旋律美学”,将对于下一阶段的制作、宣推和行业预测有一定的作用。
 
主旋律3.0时代
 
年轻人爱看主旋律,哪怕五年前都还是新鲜事。在过往的三四十年间,“主旋律”影视作品曾经经历过多重的大众认知变迁和制作升级,也都与不同时代的行业导向产生了深刻的关联。大致上可以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主旋律的1.0时代可以认为始于1987年,时任广电部电影局局长的腾进贤正式对全国电影创作团队提出了主旋律电影的发展方向,响应四十周年献礼的宣传号召。
 
1989年上映的《开国大典》由此成为主旋律电影的第一部标志性作品。1.0时代,主旋律作品不仅出现了《大决战》《大转折》等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作品,也有《焦裕禄》《孔繁森》《离开雷锋的日子》等传记或现实题材作品。
 
但一方面,这类作品并未与“十七年电影”拉开质量差距,在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创作上也更重还原而非叙事,一定程度上陷入人物塑造和制作思路的套路化。随着1994年起引进片系统性进入国内市场,主旋律作品在面对竞争的情况下逐渐失去市场空间。
 
主旋律2.0时代,或许可以认为从2009年的《建国大业》开始,其对商业化的探索拿下4.2亿票房,而在内容和制作方面取得突破的是2014年的《智取威虎山》
 
在2013年前后华语电影明确提出类型化发展的大环境下,动作、犯罪、战争等题材融入主旋律内容,“主旋律也可以很好看”在这一阶段逐渐打开了大众认知,并出现了《湄公河行动》《战狼2》《红海行动》等一系列头部作品。
 
虽然类型化作为商业层面的电影制作公式,其相对单薄的内容承载量,还不足以支撑主旋律在宣传和表现重大题材方面的功能,但至少2.0时代打开了主旋律的商业化空间,也开始在大众认知上实现主旋律内容的突围。
 
这才进入了当下的主旋律3.0时代。对这一时代的特征进行概括,一是发力主旋律成为常态化的市场行为,而不只是任务;二是更多具有人文色彩的主旋律内容,包括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内容获得良好的市场口碑,并真正打通年轻人市场;三是与当下现实主义题材和分众题材的内容实现合流。
 
以建党90周年的献礼片看,除了中影和上影等国字头阵营,博纳、万达、华谊和光线等行业公司分别有相关主控项目《中国医生》《神舟》《铁道英雄》《狙击手》等,爱优腾芒等平台的片单里也都有专门的主旋律单元。据统计,今年各平台的主旋律影视项目已过百部。
 
民营公司发力主旋律影视的另一方面考虑也在于审查,能够得到有关部门的政策和资源方面的支持,进而能够引起社会话题,实现较好的回报,今年五一档的《扫黑·决战》就以大胆的内容吸引了相当的关注。
 
从“好看”到“走心”,无论是《我和我的祖国》里的平凡人群像,还是《山海情》里不平凡的戈壁儿女们,都在以更贴近现实的方式走进当代观众的心。在这个过程中,一套逐渐清晰的“新主旋律美学”成为达成这种沟通的阶梯。
 
“新主旋律美学”为当代年轻人写诗
 
为《山海情》“种蘑菇”,为《觉醒年代》补近现代史,年轻人zqsg地“追星式”追剧,源于这些内容里有供他们喜爱和共情的预设点,主要就是“新主旋律美学”。
 
对这种美学的特征作一概括,大概有三点:艺术性还原、高情感浓度和年轻人群像。
 
艺术性还原,是制作层面的出色。这种出色是以当下行业的制作升级为大背景的。在涉及真实背的主旋律作品中,如何还原情境也是重要考验。相比1.0时代在场景、人物造型等方面做足文章,3.0时代在还原之外更寻求艺术性。《觉醒年代》中,蔡元培乘雪访陈独秀,满城萧瑟却充满诗意;《理想照耀中国》,陈望道持伞踯躅,在真理的道路上独行。
 
而这些情景往往是年轻人所熟知的,还原的完成度因此成为一种惊喜。鲁迅在《觉醒年代》出场的背影至今传为经典,当“人血馒头”赤裸裸地出现在镜头里,带来的是不同于小说里的视觉冲击,也更能让观众理解这背后的时代悲怆与哀鸿遍野。
 
高情感浓度在此基础上得以表现。这种情感首先是家国情,无论《我和我的家乡》里老教师心灵归宿的“家乡”,还是《觉醒年代》里积贫积弱的时代,对于民族情绪和身份认同感不断加强的年轻人来说都有着强烈的情感交集。这需要剧作方面的强表现力,《觉醒年代》辜鸿铭的公开课、李大钊的演讲都是“全文背诵”的对象。
 
其次则是亲情与爱情。这类创作切忌浮夸或悬浮,能结合人物事迹为最佳,讲究平实中见惊雷。《觉醒年代》陈独秀和两个儿子纠结了全剧,到送别的时候穿插了两个儿子未来的牺牲场面,不知骗了多少眼泪;《理想照耀中国》第二集《守护》,一位老父亲为牺牲的儿子守候了二十年,成为主旋律故事的情感入口。
 
塑造年轻人群像,同样是这些爆款影视的成功之处,能够快速打通当下年轻人为主流的市场。一方面,不同时代的“同龄人”所创造的业绩,成为当代年轻人的燃点和爽点,《山海情》的马德福,《觉醒年代》的北大师生,不管是“种田文”还是“创业文”都有着妥妥的代入感。
 
另一方面,人文化的创作思路,赋予人物身上日常化的性格亮点包括缺点,都能打通年轻人更多理解和亲近的路径。《觉醒年代》里的鲁迅奉献了一系列表情包,而这些都建立在他外表高冷内心火热的人设上,谁不想扛着“不干了”的牌子去单位门口站一会?
 
对于年轻人观众,“新主旋律美学”打通了他们在影视内容消费方面的需求和喜好,从审美到情感再到立意,不但具有时下其他爆款剧的成功共性,更有作为主旋律作品特别的打法,是当代年轻人读得懂也会爱上的诗。近期的几部爆款剧已经验证了这种美学的效果。
 
下一阶段   主旋律还会有爆款吗?
 
需要看到的是,“新主旋律美学”的出现并非某几位主创灵光一现的偶然,在主旋律作品井喷的当下是有其必然性的。
 
一方面从行业角度说,制作层面的工业化升级,和对以年轻人为主的市场更进一步的认知,本身就让行业对如何打造爆款存在一定的认知,在主旋律方面的实践只是一个侧面。
 
另一方面从市场角度说,从2019年至今《我和我的祖国》系列及《八佰》等多部主旋律电影票房大卖,到今年爆款剧频出,也进一步指明了此类作品的创作方向。
 
接下来几个月,主旋律影视还将进一步占据市场主流。电影方面,《1921》《革命者》《狙击手》等片已经定档,还有前文提到各公司的主旋律作品待映,博纳的《长津湖》刚刚宣布杀青。
 
剧集方面,各平台和公司也储备了一系列作品,除了革命历史题材的《我们的西南联大》《功勋》《人生若如初见》等,还有如军旅题材的《王牌部队》《特战荣耀》、罪案题材的《扫黑风暴》《冰雨火》《猎狼者》、消防题材的《蓝焰出击》等,从品类和数量上都相当可观。还有各电视台的储备剧,近期已经有《啊摇篮》《光荣与梦想》等开播。
 
这些内容有些因为制作时间较早,制作思路上未必都符合当下的审美和观看需求,难免存在口碑和热度上的差别。但无论从主旋律美学出现的必然性,还是结合近期爆款出现的频率,可以判断接下来出现爆款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可虑的是,当下井喷式出现的作品和频繁的排播,以及各平台无论是为了配合献礼减少其他头部内容上线,都可能导致市场上相对的内容单一,比较容易造成观众的审美疲劳,这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主旋律内容出圈的难度和消费市场的萎缩。
 
发展到目前,主旋律作品不只可以作为献礼时期的特殊内容,更可以在各个档期成为常态化输出的内容,内容传播和宣传的效果会更好。年轻观众下一阶段的片单里,应该会有更多主旋律作品出现。

作者:胖部
来源:犀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