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秋交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观察 | IP改编剧本杀的“AB面”

来源: 烹小鲜 发布时间:2021-06-24
字体: | |
瞄准年轻人,剧本杀作为一种沉浸式游戏,在线下社交娱乐市场人气不断飙升,可以说以一己之力扛起了线下社交游戏的大旗。伴随着剧本杀行业的迅速增长,从剧本创作、发行、实体店、消费者等多个环节的产业链条建立了起来。
 
随着剧本杀影响力的增强,剧本杀以IP形式,拓展内容和商业模式,成为整个产业发展的关键和趋势。本篇采访了悬疑作家蔡骏、剧本杀作者吞星,探讨了文学、影视、游戏等IP改编剧本杀,对剧本杀行业以及IP本身的影响。
 
今年年初开始,悬疑小说作家蔡骏及其团队,就开始针对旗下诸多悬疑作品,制定了详细的“剧本杀”计划。
 
到了5月,蔡骏作为监制,携手剧本杀作者吞星,在上海展会发布了第一部IP改编剧本杀作品《地狱的第十九层》。
 
“根据反馈来看,至少能够卖五六千本。”蔡骏告诉IP价值官。这对于盒装剧本杀来说,并不是个小数目。
 
对于已出版中长篇小说30多部作品的蔡骏来说,这还只是开始,“还有多部作品的剧本杀版会陆续推出,比如新作《一千万人的密室》,也会先于出版以剧本杀的形式与大家见面。”
 
作家蔡骏及其文学IP作品进驻剧本杀行业,并不是个例。近两年随着剧本杀的火爆,推动着产业链的每个环节不断发展壮大。就“剧本”环节来说,作为整个剧本杀的“灵魂”,加之每一个剧本只能被一个用户体验一次的特点,使得剧本杀行业对“剧本”有着持续且大量的需求。
 
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涌入剧本杀行业,影视、文学、游戏等大IP,也加入到了剧本杀的阵营中,实现了与剧本杀的“联姻”。
 
比如在文学领域,剧本杀发行厂牌沉浸工场携探案笔记与阅文集团、腾讯动漫合作,先后签订了《庆余年》、《全职高手》、《一人之下》、《三体》、《大奉打更人》、《第一序列》、《全球高武》等众多IP进行剧本杀的改编及发行。
 
影视、游戏IP更是早有布局。今年3月,探案笔记发行的国民游戏《王者荣耀》共创剧本杀作品《不夜长安·机关诡》,在3月的济南展会上露面,场面火爆,创造了剧本杀历史的销售记录;紧随其后,爱奇艺也授权了平台的S级古风剧集《风起洛阳》和迷雾剧场系列的多部作品给沉浸工场和探案笔记进行了剧本杀版权的创作和发行。
 
无论是影视、文学还是游戏IP,庞大的粉丝群都是其优势所在。从这个维度来说,大IP入驻,无疑能够为剧本杀带去流量和关注度,这也是大IP改编剧本杀,一旦推出就有不俗订购量的原因。
 
与此同时,在IP打底的命题作文之下,游戏属性的剧本杀,能否推陈出新,出精品、出爆款从而助推剧本杀出圈,这仍然有待观望。
 
文学IP改编影视作品,已经成为业内公认的重要商业化路径。这是基于影视作品,具有庞大的用户基数,往往经过影视媒介的传播,文学IP的影响力也会得到极大的提升。
 
同样,如今“剧本杀”这一娱乐形式风靡全国,成为年轻人热衷的线下社交、娱乐的新宠。据美团发布《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报告预计2021年国内剧本杀市场规模将超过150亿元,消费者规模或达941万。
 
在这样的市场大盘之下,与之产生链接,就成为文学IP,以及影视、游戏等IP拓宽商业化以及线下消费场景的重要路径。
 
我们和蔡骏算了一笔账,《地狱的第十九层》剧本杀就以售卖5000本的数量来算,这个作品是5人本,每个门店按每天1场来算(周末场次多,工作日较少相互抵消),一个月就有150人参与其中,那么一个月就是5000乘以150共750000人次。相对来说是非常可观的。
 
更何况,与电影等影视娱乐观众的被动接收不同,剧本杀需要玩家深度参与并沉浸其中三四个小时左右,这对作品产生的感受和印象,是影视作品等载体不能比拟的。
 
反过来对于剧本杀说,受限于面对面社交、一定的理解门槛、时间成本较高等影响因素,在用户触达上存在难度。
 
而IP的进入,能够为剧本杀带来更多新鲜的内容血液,自带流量和热度的IP,也让剧本杀走进了更大众的视野中,解决了破圈的问题。
 
比如蔡骏作为中国网络文学史上第一批作家,20年来一直致力于构建自己的悬疑世界,写出了《京城81号2》《地狱的第十九层》《镇墓兽》等作品,其作品积累了诸多忠实读者和粉丝,在改编为剧本杀之后,粉丝一定程度上也会实现迁移,转化为剧本杀的玩家。
 
影视、游戏IP同样,从《庆余年》《天涯明月刀》到《王者荣耀》,无不拥有着庞大的粉丝、观众或者玩家,改编为剧本杀具有着天然的流量优势。而有了热度的部分剧本杀IP,也进入到了影视化改编的环节。
 
可以说,剧本杀与IP,二者是相互输血和赋能的关系,在转化和互动的过程中,以构建出来的故事世界,扩大着用户基数,扩大着IP影响力。
 
那么对于影视文娱等大IP来说,是均可以借“剧本杀”这股东风吗?如何借好呢?
 
在类型上,虽然剧本杀已经发展出非常多的类型,比如硬核推理本、阵营本、机制本、还原本、恐怖本、欢乐本等。但是“悬疑推理”仍然是剧本杀的主打类型,文学、影视等IP在选择进驻剧本杀之时,也会首选“悬疑推理”。
 
正如蔡骏所说:“理论上来说,所有文学作品都可以改,但是悬疑类作品和剧本杀的逻辑和受众的期待紧密相关,相对来说更好改一些。”
 
在实际操作中,IP改编剧本杀,优势和难度都非常明显。优势即IP内容自带的读者和粉丝,他们作为看过原著的一群人,自然而然被吸引;难就难在与原创相比较,IP如何给新旧玩家以“新鲜感”。
 
《地狱的第十九层》剧本杀的编剧吞星表示:“作为畅销小说的衍生作品,最大的难点是把握和原著内容联系的度,即如何在给出新鲜故事的同时,不让原剧情成为游戏门槛,还能满足原著粉对作品的情结。”
 
吞星其实就是蔡骏《地狱的第十九层》的原著粉。“我第一次接触到蔡骏老师的书是小学的时候,刚好就是《地狱的第十九层》,地狱和魔鬼在环环相扣的悬念里,却是个浪漫的故事,那时候我肯定想不到十年之后自己会获得对这部作品进行二次创作的机会。”
 
在改编过程中,保留原著精髓的同时,设计新的悬念和线索,就成为了剧本杀作者的艰巨任务。
 
毕竟,相较于传统的剧本,剧本杀的剧本实际上是包裹着文学作品外壳的、具有社交属性的游戏。在这方面,原著作者蔡骏在和编剧吞星在人设、情节达成一致之后,给予了他极大的自由。
 
“曾经看《地狱的第十九层》的时候,作品中我印象最深的点就是结尾悬念的揭露——地狱的第十九层即爱上魔鬼,所以我也试着将这个概念换一种方式呈现到剧本杀的内容中。”吞星表示。
 
纵观当下的文学IP改编影视、动漫等,更多是一种内容的平移,即将原来的故事和文本,换一种讲述形式和媒介,对原有文本和故事世界并未进行扩张。受众可以从任何一个媒介切入,了解同一个故事。
 
但仅仅依靠简单的IP内容在不同媒介中的平行移动,并不能满足粉丝对内容的需求,这放在剧本杀渠道就尤为明显。与改编影视作品追求“还原原著”不同,剧本杀更多需要“破”而后“立”。
 
一位体验过《庆余年》剧本的玩家介绍,《庆余年》作品基于原著的框架,在让玩家体验到原著角色的同时,对世界观进行了更高维度的诠释。
 
“《庆余年》为玩家提供的是一种延伸体验,你可以在剧本杀中补上你原本想象过,却没有被写出来的故事,还可以享受到站在原著其他角色视角看这个世界的乐趣。”玩家坦言,这也解释了他之前一直想不通的问题——“如果一个IP本与原著人物没有什么关联,世界观又没有任何突破,那我为什么要来玩它的剧本杀?”
 
基于影视内容的跨媒介传播,美国学者亨利·詹金斯提出的“跨媒介叙事”理论认为,在内容的跨媒介传播过程中,需要根据每一种媒介的特性,对“故事”进行拓展。
 
比如时间上的拓展、空间上的拓展、直线人物的拓展等等,这才是一个IP实现全产业链拓展的路径。
 
从这个层面来说,IP改编剧本杀,是对“跨媒介叙事”理论最好的实践路径,不过对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与三国杀、狼人杀不同,剧本杀之所以能够引发更大范围的关注和讨论,是因为它不断“跨界”。从综艺到游戏,从线上到线下,作为一个内容载体,不断与其他内容产生链接,将150亿的盘子不断扩大。影视、文学等IP只是其一。
 
剧本杀+的产业链正在不断扩展:“明星大侦探”的授权实景剧本杀店已经开到了多个城市,位于长沙的旗舰店还成为网红打卡地;以剧本杀为玩法的综艺内容不断涌现,《萌探探探案》率先出圈;爱奇艺自制剧《风起洛阳》IP落地洛阳,启动IP主题酒店,大型沉浸式剧本杀;还有像蔡骏、那多、周浩晖、紫金陈等这样知名悬疑作家纷纷投入剧本杀创作……
 
可以看到,剧本杀正在试图而且极有可能实现从大众游戏到大众文化的跨界
 
当市场火热,大家一窝蜂的涌入其中,必然会出现鱼龙混杂,打着剧本杀招牌赚块钱的投机者,这使得剧本杀行业也存在着很多问题。
 
比如在艾媒咨询的调查中,55.4%网民认为剧本杀行业的最大问题在于“剧本质量参差不齐”,此外还有“剧本同质化较高”“剧本杀玩法过于单一”等。
 
因此在蔡骏看来,剧本杀行业要想做好,需要在这个行业内出现一些非常专业的公司,专业的团队,生产出精品内容
 
就目前来看,随着剧本杀的火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正在建立起来,包括剧本创作者、发行商、演员、门店商家、垂直平台等,每个环节的人群都在急速扩张。
 
从剧本杀创作环节来看,一部畅销的剧本杀剧本,在扣除美工、印刷以及与发行商的分成后,剧本杀作者分到10万人民币以上的酬劳并不稀奇。而剧本杀剧本的创作周期相比较于网络小说来说又很短,一般只有1个月左右。较高的写作回报吸引了大量作者,包括曾经从事影视编剧、写作等职业的人,开始转向剧本杀。
 
吞星就是其一,毕业于布里斯托大学的戏剧和电影专业的他,一直以创作戏剧和电影剧本为主。在接触到剧本杀之后,在2020年开始尝试进行剧本杀创作。
 
据他介绍,身边的剧本杀创作者,在全职做剧本创作之前,有的是犯罪心理学的专家,有的是检察院工作的公职人员,有的是职业影视编剧……因此,大家创作的时候经常一起讨论,思维碰撞之下,互相都能给到彼此有用的建议和启发。
 
此外,线上、线下的剧本杀制作和发行的团队也逐渐搭建起来,以好的项目打响在业内的品牌。这些基础人才储备和运营团队,无疑能够为剧本杀内容创作和IP改编创作提供专业服务。
 
就IP改编来说,“在质不在量,重点在于能不能出一些精品作品,起到引领和破圈的作用,这一点非常重要。”蔡骏表示。目前IP改编剧本杀作品,出圈的是还仍是原始IP,而不是IP剧本杀作品。因此,要使得剧本杀行业真正走向大众,还需要精品内容的引领。
 
剧本杀作者吞星也表示,剧本杀作为当红的游戏品类,最基本就是带给玩家游戏应有的乐趣和体验。但随着行业的发展,创作者与玩家正在共同进步,除了对游戏性的要求,也渐渐将注意力放到内容本身的质量与价值。玩法不容小觑,但内容仍是王者。
 
剧本杀行业逐步向现代化与规范化迈进,这意味着剧本杀行业在IP的助力下,最终还将回归内容,在更加考虑受众群体的真实需求的基础上,打造出更优质、更能满足受众需求的剧本内容。
 
在这样的共识下,IP与剧本杀才能实现相互赋能、奔涌前行。


作者:左小柚
来源:烹小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