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登录春交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搜狐抖音“破冰”合作,长短视频版权之战终结?

来源: 影视毒舌 发布时间:2022-03-22
字体: | |
“好的二创和作品是相辅相成的,希望这次长短视频的合作,给创作者、版权方以及平台带来共赢,让经典的作品得到重生,也期待未来更多优秀的新作品的诞生!”
3月17日,《法医秦明》原著作者秦明在微博上发表长文,言语间的兴奋肉眼可见。


事情起源于抖音与搜狐的“世纪大和解”。

3月17日,抖音宣布与搜狐达成合作,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获得搜狐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二次创作相关授权,抖音平台和用户可对包括《法医秦明》《匆匆那年》《他在逆光中告白》等在内的多部作品进行二次创作。

此外,未来双方还将在新剧宣传推广上,继续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

这也是继去年四月后长视频平台联合发布维权倡议书以来,长短视频间首次就二创问题达成和解。

二创双刃剑

2018年以来,短视频消费爆发,短视频平台用户数呈指数级增长,不可避免对长视频平台形成了一定挤压。

与此同时,碎片化内容也不断影响着用户。甚至不少观众的观剧习惯都开始呈现出碎片化趋势,比如通过观看二创内容来替代完整剧集。

过去,二创内容曾广泛流传于影视作品的粉丝圈。它以影视剧内容为底,是在原有内容上进行剪辑、拼接等行为的创作形式。


相比于长视频而言,二创内容的优势在于可以灵活地通过短视频平台、社交平台传播,蔓延速度往往快于剧集发酵速度,在短时间内能迅速演变成潮流,从而吸引新的人群对剧情和角色产生兴趣。

除了粉丝自发制作的二创外,影视行业在宣发上加速拥抱短视频后,播出方和片方也都加入了二创内容生产中来。必须承认,在更低的创作门槛和更快的传播速度的诉求下,二创对影视内容宣发和推广已经不可或缺。

但另一方面,由于短视频二创和盗版之间的界限较为模糊,版权管理规则一直不完善。这就容易导致各方对二创产生分歧,其中较为典型的是短视频平台中切条、搬运、组合等“二创”方式。

去年4月9日、4月23日,长视频平台以及超过70家影视单位连续两次发布维权倡议书,《倡议书》就曾对维权对象进一步明确:切条、搬运、速看、合辑等行为,被指为以剪辑之名,行盗版之实。


去年6月3日,爱奇艺CEO龚宇在网络视听大会上,对二创内容进行了进一步的解释。在他看来,所谓“二创”,指的是把未经授权的内容和自己的内容结合起来的“软盗版”。

这一行为,导致盗版短视频达到甚至数倍于长视频本身的时长,很多未经授权的二创内容,在吸引用户观看以后,其流量并未回流到长视频版权方,版权方直接失去这部分流量收益。

基于这一层面,短视频平台一直在持续不断地就相关内容进行处理整改。抖音在今年2月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过去3个月抖音共下架影视侵权视频338万余条,封禁影视剧侵权账号11039个。

但是,由于维权成本高、短视频平台的“民不举、官不究”等原因,长短视频的版权矛盾始终难以调和。近两年来,长视频平台剑指短视频平台侵权甚至对簿公堂的情形,并不少见。

另一方面,对于大部分二创作者而言,他们也承担巨大的创作压力。在微博“剪刀手吐槽bot”中,不少二创up主们诉说自己的“下架经历”,二创剧集包含《开端》《周生如故》《女心理师》等热剧。


其中甚至不乏由剧集方主动发起的剪辑活动,为剧造势,但剧集一播完,很多二次剪辑就被下架,对此,剪刀手们普遍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

真的能就此共赢吗?

在如此严峻的局势之下,搜狐与抖音此次就发酵数年的版权问题主动破冰,其意义对于长短视频而言,都不可谓不重大。

一方面,短视频平台迈出影视版权合作的第一步。在迟迟未能与爱优腾形成有效合作的前提下,瞄准搜狐这一自制内容规模较小的合作方,更有利于其探索二创内容生态模式的可行性。

另一方面,抖音此次释放更加积极的信号,既让长视频平台看到其对于原创内容的尊重与重视,也让平台上创作者们没了后顾之忧。对于探索出更成熟的合作模式而言,助力可以想象。


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导演刘家成曾提交了《关于加大短视频侵权惩治力度和创新授权机制的提案》。他表示,长短视频平台应当在“先授权后使用”的基本原则下,协商短视频二度创作授权机制。
如今,搜狐与抖音的合作,指向的正是多方协作共赢的模式。当然,想要完全解决长短视频间的矛盾,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起码,还有两个问题需要明晰。

其一,规则问题。虽然抖音特别强调了搜狐授权了全部自制影视作品,但关于授权时长等细节问题,双方都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这意味着,对于二创的引用内容量,仍然没有相对清晰的界定。这就容易导致问题再次回归到原点。若二创内容引用素材量过多,“五分钟说全片”的创作模式或将再次回归,这无疑会对原作产生“负导流效果”。如何保证长视频平台的权益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其二,成本问题。长短视频共享用户集体创作的内容红利的同时,也意味着短视频需要为长视频的独家内容、用户消费习惯、在线时长等由资金堆起来的优势买单。在这一前提下,未来短视频平台在二创方面的投入能带来多少回报,长视频平台就二创内容的定价,也需要探索。

但不论如何,这次合作对于长短视频解决版权冲突,仍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