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秋交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从《猎罪图鉴》到《胆小鬼》,悬疑短剧还有什么玩法?

来源: 毒眸 发布时间:2022-08-30
字体: | |
《猎罪图鉴》之后,柠萌又一个成功案例。
 
豆瓣7.6。
 
正在热播、由柠萌影业出品的悬疑剧《胆小鬼》,开出了一个不低的分数。在今年一众悬疑剧中排在前列。
 
《胆小鬼》改编自郑执的原著《生吞》,以两起相隔10年、高度相似的命案为线索,串起四个少年的人生变迁。秦理、黄姝、王頔、冯雪娇本是最要好的朋友,却在一次次事件中越走越远,王頔和冯雪娇与另外二人不再联系,后来黄姝发生命案,秦理则在试图引导警察找出真凶。
 
与过往多数悬疑剧不太一样的是,在《胆小鬼》超三分之一的故事里,主角们还是高二的少男少女。整部剧虽以命案为主要线索,但更多的篇幅还是在讲四位主角如何从挚友到陌路。也难怪,比起悬疑剧,更多网友更愿意用“东北青春残酷物语”定义它。
 
近几年来,不少平台和剧集公司看中了悬疑内容的稀缺性,开始投入与此。然而结果都是不少剧集在故事、拍摄手法、美学风格等方面,都隐隐趋同,这也是今年悬疑剧豆瓣评分不出彩的原因。
 
从这一点来看,《胆小鬼》少见地把主角身份定为高二在读生,转化了观众们审视命案的视角,就已经算是一次“胆大”的尝试——既保留了悬疑要素,又是在侦破案件之外对青春期复杂情愫的审视,这类拓新,也最终让这部悬疑短剧脱颖而出。
 
上一部与《胆小鬼》评分接近,且在今年一季度成为网剧小黑马的悬疑剧,还是年初的《猎罪图鉴》。这部剧同样是做了视角的拓新,少有地把画像师作为主角,并在其中穿插了诸多世界名画作为案情辅助讲解,为悬疑剧找到了职业和美学风格上的突破点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部剧的出品方都是柠萌影业——一家此前以教育题材、女性成长等都市剧题材见长的头部剧集公司,如今也在拓展自身的赛道,把方法论扩散到创新题材上。
 
悬疑短剧从来就是一条很“卷”的赛道。从网剧诞生伊始,这一品类就对平台意义重大,有着会员拉新、口碑突破、议题破圈等多重价值。在这条赛道里,只有找到拓新之法,才有可能不被落在后头,被挤进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里。

 
东北青春悬疑剧

 
经历过90年代末期校园生活的观众,很容易就能在《胆小鬼》里找到熟悉的生活痕迹。
 
走进教室,里头的桌椅都是木质的,桌子上还要盖着一层桌布,同桌二人轮流带回家清洗;雪娇盖上的文具盒,粉色塑料的外壳是当时的流行款式;课间到食堂,大家都圆桌站着吃饭;放学后,王頔载着秦理加速下坡,呼啸而过的广告墙上是“科新VCD”的广告。
 
对这些细节,不少观众在弹幕愉快地回忆了起来。针对部分人的疑问“食堂真的是站着吃饭的吗?”有人表示“我姐姐他们90年代末上学就是这样的,到我的时候就变了。”
 
把这些学生生活里的细节落到实处后,四人的青春生活也丰满了起来。原著作者兼编剧郑执表示,他在剧集中调整了原著中的部分人物和关系的处理,以期让主角们未经现实洗礼前的青春和友谊更加动人。
 
因此,相比原著,主角四人多了更多亲密无间的时刻:这其中,有少年义气的反抗,当王頔为了保护朋友们打架,被记处分时,另外三人会在课堂上起立对老师愤怒地说“这不公平”,也有在公园里晃着脚,大喊“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天真誓言。
 
如果不是有三个时空同时进行,这个发生在1999年的四位少男少女的时空,暖色调的氛围都快让人相信了这就是一部东北青春剧。
 
但另外两个冷色调的时空又迅速将这种“幻想”打破,前四集就已经告诉观众:2000年,四位少男少女中,黄姝死亡,真凶未知;2011年的秦理,有着被烧伤过的痕迹,一个人过得很拮据。
 
不同于大多数类型剧以罪案为主体的呈现方式,《胆小鬼》把四人的青春故事作为三条时空里的主线,更聚焦于青春成长过程中“人”的变化。在敏感的、矛盾又剧烈摇摆的青春期,几位主角内心偶然蹦出来的阴暗面和怯懦,都加深了剧集的悬疑感。
 
早在前几集里,王頔和冯雪娇在2011年的对话就暗示了,他们这十年多少活在愧疚和阴郁里,与另外两人已非好友,与1999年四人的欢乐完全不同。“王頔和冯雪娇怎么变成了胆小鬼”“他们成为胆小鬼,和黄姝在2001年的死亡,与秦理在2011年里的变化有什么关系”与案情的真凶成为共同的悬疑钩子,吸引人往下看。
 
“胆小鬼”成为了毫无疑问的题眼。在刻画青春期的摇摆不定时,其他两个时空的刑侦线也同步推进。
 
2001年是从案件刚曝光时,警察顺着明面上的线索从前往后查,2011年则是高度相似的命案又打捞起十年前,还有疑点尚未解决的案件,从终点往起点倒推,最终,三个时空会在某个节点汇聚,拼出最后的真相。
 
从目前这13集的剧情来看,黄姝和秦理的悲惨经历,王頔和冯雪娇甚至有一小部分加害的责任。他们身上折射出的,是社会规则对于孩子的残酷同化,以至于他们在某些节点的怯懦,将黄姝和秦理的人生推向了更黑暗的边缘,间接造成两人后来的一系列遭遇。“虽然不叫生吞了,但感觉看剧的每一分一秒都有那种被生吞的感觉。”有豆瓣网友评价道。
 
这是编剧郑执,把《生吞》剧版命名为《胆小鬼》的原因。“我们多多少少都做过比较怯懦的决定,但恰恰是因为我们畏惧一些东西,勇敢这两个字才有意义。”

 
“圈层头部”
 
 
悬疑剧打上“柠萌出品”的标签,在一年前还是很难想象的事情。
 
毕竟提起柠萌影业,都市剧是其最强的标签。“小”系列《小别离》、《小欢喜》、《小舍得》聚焦不同阶段家庭要面临的教育问题,2020年同期的两部《三十而已》《二十不惑》又引发了30+、20+女性的强烈共鸣。
 
在都市剧这一品类之外,柠萌影业在长剧领域还有诸多不同品类的作品,比如国内首部经侦题材剧《猎狐》,以及一系列大制作的古装剧,如《九州缥缈录》。今年在香港成功敲钟上市,就是其长剧在行业头部站稳脚跟的证明
 
而从年初的《猎罪图鉴》到如今的《胆小鬼》,两者的高口碑似乎也预示着,柠萌影业在短剧市场也有了一席之地。
 
其实早在2017年,柠萌影业就看准了短剧未来的巨大潜力。柠萌影业创始人苏晓曾表示,视频网站一定会主推周播,季播,短剧集的模式,这是拉动会员付费最经济有效的方式,也是广告主最愿意看到的播出模式。“剧集短才更有利于保证品质,才更有可能做系列化。”
据《胆小鬼》导演张晓波的采访,早在2018年就收到了这个项目的邀请。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陈菲、徐晓鸥将原小说递给张晓波,只看了十几页纸的他当即决定接这部戏。张晓波直言,为《生吞》的气质着迷。
 
次年,柠萌宣布布局针对Z世代观众的短剧集。短剧集长度在12到24集之间,每集45分钟左右,题材上更创新和垂直。坚持现实题材长剧的“第一曲线”,开拓由纯网短剧领衔的“第二曲线”
 
也是这一年,《猎罪图鉴》的剧本递到了柠萌影业制片人张翼芸的手里。
 
在IP经济火热的行业环境中,启用原创剧本是一种冒险,编剧贾东岩曾透露,在柠萌之前,他接触到的不少甲方,都要求他们把故事套到现成IP的壳子中。但长于原创剧本的柠萌影业,大胆地买下了这个没有IP基础的原创剧本,并保留了他们的表达。
 
短剧在柠萌影业的战略地位仍在持续提高。陈菲在2020年表示,未来柠萌在长剧之外,会积极拓展短剧集题材赛道,从最开始就决定,定位就在“圈层头部”,这也是柠萌向来的打法。
 
柠萌影业初步规划三个赛道:面向低龄女性的言情幻想题材、面向女青年的两性话题、面向男青年的悬疑题材。从过往《九州缥缈录》这样的大众头部,过渡到《猎罪图鉴》这样圈层头部的探索,是柠萌剧集产品布局的思路。
 
最终,《猎罪图鉴》在今年年初播出,并成为该季度的小黑马。光是“到底有没有第二季”这个话题,就在抖音、微博多次登上热搜。在云合数据的评级里,这部平台评级在A级左右的剧,做出了S+级剧的热度。
 
对柠萌影业来说,从《猎罪图鉴》到《胆小鬼》,已经在悬疑剧这一类型找到了“圈层头部”的打造思路。除了悬疑题材之外,未来柠萌还会就两性话题、青春言情两类题材,推出篇幅在12-24集区间的短剧,如《这里没有痴男怨女》等等。

 
悬疑短剧还能有什么玩法?

 
如何让悬疑短剧在中国的土壤里,取得口碑和商业收益的最大转化,是这些年来平台和内容公司一直在摸索的命题。
 
在2017年前后,悬疑短剧常常喊的口号是“对标美剧”。这不仅是在类型化表达和剧集质感上的追赶,还是对美剧成熟的季播模式的渴求。这种模式,不仅能拉长一个项目的生命周期,不至于让一部短剧在半个月的时间内释放完毕,不利于招商和口碑的进一步发酵。
 
而在季播模式难以落地的当下,平台的解法是剧场化运营,内容公司的解法则是做IP的延续。《二十不惑》的第二部现在就在热播,一样是四个女生的核心设定,《猎罪图鉴》也在结尾为第二部留下了充分的钩子。
 
对创作者来说,短剧是做类型化表达最好的模式不用被传统电视台排播和招商压力牵制而拉长剧情,要考虑的是如何吸引观众的故事。
但目前悬疑短剧类型特殊,也许别的类型要在故事上寻求突破,但悬疑短剧是要在“说故事”的视角和语法上找突破。载体的改变、商业模式的进化,很容易想到让“尺度”此类剧集的吸睛点之一,然而,它并不能成为立身之本:这也是近两年,悬疑剧总强调“类型融合”的原因。比如和女性话题做结合,把悬疑放到家庭伦理的语境中,等等。
 
而作为“短剧”、“悬疑剧”从形式到内容两个类别的新玩家,柠萌的两部悬疑短剧《猎罪图鉴》和《胆小鬼》,有一些共同的拓新之处。
 
前文提到的视角差异,就是两部作品在主角人设上的拓新。主角人设的差异,让观众能从不同视角切入悬疑剧,也由此带来不同的对案件的体验。
 
《猎罪图鉴》里作为画像师的男主角,找到的案件突破口有时是对方身上物件或者家里布置反映出的性格特质,有时还会借助美术知识来破案。《胆小鬼》则把大家拉回到了那个美好又迷茫的青春年代,提醒着观众在不成熟的年纪可能犯下的无意识错误。
 
两者在美学风格上,都与市面上其他短剧有突出的差异。
 
在《胆小鬼》的公共场所,如工厂、公园、学校中,都会有巨大的雕塑。很多雕塑,都是该剧的美术指导王竞带着团队修建的。“想要营造一种整个城市笼罩在工业文化下的感觉。”
 
开篇第一集中一个工人雕塑的手指向远方的镜头,在过渡到行驶的车辆,一个工业城市的肃穆和压抑由此而来。而公园里四个少男少女手牵手的雕塑,在后来的两个时空里一个少女倒塌,也是剧情的隐喻。
 
《猎罪图鉴》则在主角画像师的设定下,把“美”这一点在剧情里做到极致。早在编剧撰写剧本阶段,几乎案件都会在寻找经典世界名画来做对照,甚至让名画成为剧情破案的重要线索
 
破案之余,两部剧都没有忘记对社会议题的关照
 
《猎罪图鉴》延续了柠萌影业过往对女性成长的关注,出现了女刑警、女法医到各种职业女性的丰富女性形象。案件也覆盖了家暴、校园暴力、女性职场容貌焦虑等当下女性面临的困境。
 
而《胆小鬼》则在多数青春剧只是强调美好和怀旧之余,展现了其阴暗的一面。在批判性地呈现这些错误的同时,导演张晓波表示:“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把胆小鬼踩在脚下,这就是《胆小鬼》这个戏最终想达到的。”
 
悬疑短剧一直是一条很“卷”的赛道。在这条赛道里,沿着老路走是安全的,但也是无意义的。只有另辟新路,才能在现有境地里找到新的突破口。
 
 
文 | 符琼尹
编辑 | 周亚波
来源 | 毒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