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春推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论坛速递 | 高长力、李京盛对话电视剧导演,主题创作三问题一一厘清

来源: CBBPA 发布时间:2021-05-24
字体: | |
今年以来,新主流电视剧正在占领品质高地。
 
5月21日上午,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公布了入围名单。《山海情》和《觉醒年代》成为提名名单中入围奖项最多的两部剧集,《跨过鸭绿江》《大江大河2》《在一起》也同台角逐。而在豆瓣上,《山海情》和《觉醒年代》分别取得了9.4和9.3的高分,且评分人数还在增长。 
 
从官方评价到民间口碑,新主流电视剧的影响力和认可度都在不断提高。何为“新主流剧”?清华大学教授尹鸿认为,新主流剧的特点为主流价值+主流市场。新主流剧既要有政治站位,又要有对生活的认知深度,还需要有对艺术规律的斟酌。 
 
5月22日下午,中广联合会电视剧导演委员会举办2021春季论坛,主题是“作品传递正能量,镜头聚焦新主流”。
 
 
论坛由导演陈燕民主持,导演郑晓龙、阎建钢、巴特尔、刘江、杨亚洲、张永新、杨文军、嘉娜·沙哈提、林楠、赵宁宇、洪宝生、火烽参与交流互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司长高长力、中广联副会长李京盛出席并发言。
 
重故事:以故事的规律来讲故事 
 
今年是主题创作的大年。有的导演已经完成答卷,获得评分,处在大考之后的轻松心态中,比如《觉醒年代》的导演张永新和《经山历海》的导演杨亚洲。也有的导演还在打磨作品,处在交卷前的焦虑和忐忑中,像《光荣与梦想》的导演刘江和《埃博拉前线》的导演杨文军。 
 
“要拍得让老百姓愿意看,是我们要特别讨论的一个问题。”在开场致辞中,电视剧导演委员会会长郑晓龙说,主题创作已经变成了当下的常态,主管部门对此类创作的艺术品质和传播效果有了更高的要求,导演们应该积极迎接变化,更好地完成任务。 
 
刘江执导的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光荣与梦想》即将开播。他表示,不管是什么样的电视剧,本质上都是文艺作品,在创作上要符合基本的故事规律。对导演来说,讲好故事,让老百姓看,就是他们该干的事儿,也是一种实事求是。 
 
刘江引用了多位领袖和导师的话,印证电视剧创作的一些心得:只强调革命性,不强调艺术性,不是文艺;作者的见解越隐蔽,对艺术作品来说就越好。 
 
他说,“重大历史题材的难处在于,它只有唯一答案,而艺术有时候恰恰需要形式上的虚,带来本质上的实。创作者只有处理好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的关系,才能对观众有所启迪,同时还有审美效果。只要按故事的规律去创作,那这部剧就不会不好看。” 
 
张永新导演对此表示赞同。他认为,一部剧最核心的地方就在于故事性。一个题材无论多么厚重和深邃,逻辑多么严谨,如果故事讲不好,观众不能领悟到创作者苦心孤诣的表达,那么它就不是一个成功的作品。 
 
《觉醒年代》写的是1915年到1921年中国知识分子思想流变的过程,这个过程很深刻,但戏剧性并不太突出,属于弱戏剧性、强思想性。为此,如何将它变成一个可知可感的好故事,是编剧龙平平和导演张永新创作时的重要思考方向。 
 
事实上,剧集里所讲述的故事,就是在满足一种社会期待——人们对剧集最朴素的期待。故事符不符合人们的生活逻辑,有没有反映老百姓的思想感情和愿望,是衡量故事好坏的标准。 
杨亚洲导演现场分享了反映基层党员干部成长的农村剧《经山历海》的采风经历,他表示,现实题材的创作,一定要源于生活,这并不只是一句口号: 
 
“我们所拍的这些人的生活,离我们太远了。创作者只看到了新农村的一些变化,不采风就不会了解具体的变化。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现实题材也要在人们心中接受层层‘审查’,观众也是这方面的专家。你不深入,他就不会买账。
 
同时,他还呼吁,审查者应该和一线创作者多交流,了解创作者的初心。这样,创作者也能了解把关的尺度,省去很多时间和金钱成本。 
 
杨文军导演的创作秘诀是“下沉下沉再下沉”。他之前拍摄的剧戏剧性较强,但过去一年承担的《在一起》之口罩的篇章、《功勋》之孙家栋(探月工程总设计师)的篇章,乃至《埃博拉前线》(中国援非抗疫题材),都属于矛盾冲突不够激烈的故事。 
 
杨文军找到的破题法就是下沉采风。采访能帮助创作者积累大量的素材,充实故事情节,丰富人物形象。理性而平和的科学家的篇章,因此而生动有趣。 
 
下沉还能进行情节的纠偏。《埃博拉前线》的创作,就是在深入采访中发现了剧本中的重要情节错漏,及时进行了补正。
 
杨文军还讲了一个更名的故事。他们越是深入创作,越是发现平视友邦的重要性,就把剧名由“大国担当”改成了“埃博拉前线”,表意更清晰,更有动感。
 
讲传播:深邃思考转为浅显表达 
 
电视剧是一门艺术,更是大众文化消费品。即便是主题创作,也要考虑观众的接受度。也就是说,正确的价值表达,还需要借助高到达率才能实现。 
 
张永新表示,《觉醒年代》通过写实与写意相结合的手段,其中包括影像的拓展,以及视听语言、音乐元素、特效特技等多种手段,既补充了原剧本中的弱戏剧性,也将作品中相对深邃的一些思考变成了影像上的浅显表达。 
 
比如,北大红楼的环境复原,就是按照1:1.2的实景实现的。从外景到内景,从桌椅的摆设到台灯的样式,甚至墙上的开关,都具有历史真实感。“这种细节的堆砌,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你的功课做到位了,观众就会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真实。他们因为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细节,进而相信剧集的整体品质。” 
 
对党史军史十分熟悉的赵宁宇导演,近年来更多从事的是编剧工作,以及美术、服装、造型方面的顾问工作。
 
他说,创作《光荣与梦想》的剧本,从1919年到1953年,时间跨度35年,难度在于事件的取舍难,剧情的不重复难。 
 
他认为,革命先烈用生命打出来了新中国,创作者表现这段历史必须怀有敬畏之心,只恨功课做得不够。他创作的每一场戏,他都会自己先演一遍,根据领导人的语言习惯反复打磨台词。 
 
《香山叶正红》导演巴特尔认为,在新主流剧的创作中,切忌将领袖人物塑造成神,“一定要将他定位成人,但又不是一般人,尽量让他接地气,使用生活化的语言,才能使故事和人物走进老百姓的心里。” 
 
论坛召开的中途,袁隆平院士逝世的确切消息传来,执导了《功勋》之袁隆平篇章的导演阎建钢悲从中来,回忆了采访袁隆平时的情景。 
 
他表示,就艺术创作而言,我们要将功绩变成故事,从仰视变为平视,将制作做到极致,同时不能单用电视剧的语言来拍摄,要用到一些电影手法。 
 
“我们的选景都是大天大地,甚至可以为了一个景等待三天。拍摄人物的特写,都会根据他的身份,匹配不同的机器镜头和拍摄视角。在6集的体量内,同时呈现出故事空间和精神空间。《功勋》里的袁隆平,就是我们每个人身边的朋友,同时又不失他的伟大。” 
 
对此,林楠同样认为,导演绝不能拍神坛之上的神,要拍神坛之下的人。在《功勋》之申纪兰篇章的拍摄中,他要求演员提前半个月进组,在现场不许穿时装,只能穿角色的衣服。 
“这一次的拍摄,从镜头到构图、调度,我都是平平实实地来。新主流剧,恰恰是一个对专业要求极高的类型。它不是‘制作精良’就能做好的,你必须把品质做到极致,才有可能出新。” 
 
郑晓龙是《功勋》的总导演,全剧总体的艺术把控者。同时,他还亲自执导了周迅主演的屠呦呦的篇章。他提到,《功勋》要拍的是,这些人为什么能成为功勋,最闪光的地方在哪里,将他们的人生际遇写出来,人生境界表达出来。
 
“不讲大话,不讲虚话。每个角色讲的都是老百姓的语言。但在制作上,我们是按照电视电影的规格进行拍摄的。” 
 
剧评人李星文则分析了当下主题创作的几个特点。第一,长短结合。既有众多依托党史和军史的长篇电视剧,也有《理想照耀中国》的中视频破局。 
第二,独头蒜和组合柜的生产方式相结合,《在一起》《功勋》是多剧组作业,较短时间内推出了大块头,而《光荣与梦想》《埃博拉前线》还是一套班底完成创作生产。 
第三,聚焦领袖人物的剧目和书写平民英雄的作品同时并举,《理想照耀中国》《啊摇篮》更多表现小人物的牺牲和奉献,《大浪淘沙》《中流击水》《光荣与梦想》全景式地表现伟人的移山填海之力和波澜壮阔的历史进程。
 
看“两果”:结果效果需兼得
 
中广联导演委员会聚集了活跃在中国电视剧行业的300多位成熟导演。他们不但奔忙于剧组和机房进行劳作,也经常以论坛的形式复盘创作,输出观点。本次论坛是疫情以来导演们首次聚在一起展开业务研讨。 
 
中广联副会长李京盛表示,电视剧质量的“开关”在导演手里,导演需要不断提升自身的艺术眼界、艺术把控能力和艺术创新能力,不断地给今天的观众以新鲜的东西,不断地拿出新的艺术贡献。 
 
他以《觉醒年代》为例,将这部剧成功的原因归结于题材新颖和手法创新。他认为,题材新颖这一点很难复制,党史拍了这么多年,创作者很难再从中找到别人没写过的内容。因此,导演们更应该培养自身的创新能力。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电视剧司司长高长力作了总结发言。他说,在电视剧的创作中,导演在编剧、演员中间起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选演员和选本子的权利都应该还给导演。 他说,主题创作就是主动出题,组织创作。只有在艺术创作中尊重艺术家,遵循艺术规律,才能保证主题创作的成功。 
 
此前我们了解到,《山海情》创作中,主创团队曾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希望使用方言,二是希望能够触及现实矛盾。尤其是后一点,也是很多同行共同的关切点。 高长力说,“主题创作要看两个果,一个是结果,另一个是效果。现实主义创作会不可避免地涉及矛盾,如果你最后能合情合理地导入一个良好的解决结果,前面的矛盾展示并无不可。然后再看效果,如果老百姓看这些矛盾解决后增强了信心,碰触现实矛盾也无不可。” 
 
关于观众关切的“真实性”问题,他说,服化道和表演,要尽可能依从真实性原则。就故事而言,历史研究和考证的明确结果,不要在创作中改变它;历史没有明确记载的时间空间内,可以进行创作上的发挥,但也要符合历史精神和逻辑。 
 
除此之外,他还提出了一些选题供创作者考虑。比如,如今的新疆和西藏的建设成果和现实面貌是什么样的?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究竟是怎么体现的?“一带一路”的战略已经产生了哪些积极的影响? 
 
导演论坛在热烈的气氛中开了三个小时。导演们说出了自己的心得和困惑,而主管部门也给出了坦诚的回应和殷切的希望。说真话,有碰撞,是导演论坛的传统。相信这次会议的成果会对电视剧未来的创作产生积极的影响。
 
作者:午言绝
来源:影视独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