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春推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访谈 | 唐潘:芒果季风吹向何方?

来源: 骨朵网络影视 发布时间:2021-08-01
字体: | |
即便《我在他乡挺好的》的开场方式让人感到“过于真实和残酷”,但4天过去后,这部剧以8.3分的豆瓣评分拿下了华语口碑剧集榜的周榜第一,有将近3万人标注看过,也就是说,这样的开场没有劝退观众,这部剧反而成了近日上线国产剧中口碑最好的一部,并在往后的更新中一路维持着从上线起就取得的好口碑和热切讨论。
 
在这个女性群像剧一部接一部的当下,《我在他乡挺好的》以独到的方式赢得了观众的心。可它的出现,也让更多人对不按常理出牌的芒果季风剧场更加不解与好奇。
 
如果说聚焦反盗猎题材的《猎狼者》拥有警匪犯罪元素,讲述女测谎师的《谎言真探》偏刑侦剧,二者尚有类型化意味在,那么《我在他乡挺好的》则完全属于另一个画风的作品。视频平台以类型来划分剧场不是什么新鲜事,新鲜的是,芒果不以类型定义剧场
 
那么,芒果季风到底是什么?它该如何定义?
 
 
作为芒果TV影视中心、芒果影视总经理,同时也是芒果季风剧场总制片人唐藩,在接受骨朵采访过程中多次提到“剧变”这个词。“芒果季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做一个类型化的剧场,我们想要呈现生活百态,选题也会包罗万象。剧场的重点不是类型,而是变化,我们不想做重复的事。”
 
而关于为什么决定为剧集市场带来一阵季风,唐藩表示芒果没有太复杂的心路历程,只是“觉得影视剧该有一些变化了”。
 


《我在他乡挺好的》
“从现实主义里长出的女性群像剧”
 
《我在他乡挺好的》正在经历花式被夸,导演李漠对这份喜爱和热情并没有太多心理准备,但唐藩对这部剧的信心一如既往,她相信能打动主创的故事,也能打动观众。
 
“这是负责该项目的平台制片人第一次做剧,剧本中很多细节让她特别感同身受,这个本子为什么会这么真诚?因为里面有很多编剧和制片人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同身受的部分,那是他们的生活”,唐藩表示。
 
导演李漠同样是一个“他乡人”,他在北京生活了很多年,如何在这座城市找到归属感,如何在自己的身份认同上自洽,以决定是去是留,并给自己一个足够有力的理由,这些疑惑在他心里反复存在着,而《我在他乡挺好的》给了他一个对这些问题做出忠实回答的机会。
 
让年轻的创作力量来创作年轻人的故事,好就好在更能设身处地,也更契合当下的时代语境,这正是季风剧场想要的东西。只是考虑到季风剧场特殊的台网联动排播方式,唐藩和编剧麒麒商量对《我在他乡挺好的》的故事结构做出一些调整,方向之一是增加悬疑线,用胡晶晶去世的谜题来贯穿全集;第二个方向则是进行单元剧的包装,并确立了每一集的主题。
 
“这个剧比较细节化和生活流,如果去掉这个悬疑线,我们周播模式能否持续吸引更多的人来追剧,我其实没有那么有信心,所以才会设置悬疑线贯穿始终。”
 
唐藩希望这个真诚的种子能开出不一样的花,在这部剧开机前,她和麦特制片人岳洋、导演李漠再次进行了沟通,以确保《我在他乡挺好的》是真正从现实主义里长出来的女性群像剧,而不是偶像剧里掺了一些现实主义的元素。
 
“我不知道在拍摄现场导演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但我告诉他我不想做重复的事情,重复套路也许在别人那里成功过,可即便出了爆款那又怎样,那不是我要的。” 
 
 
“季风”往哪儿吹?
剧集变短,题材与类型变宽
 
 
70分钟X12集,虽然是芒果季风剧场的第三部剧,但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在他乡挺好的》算是芒果季风真正的开山之作,不仅是因为时长与集数,而且在为季风剧场筹备的所有项目里,它也是第一个开机的。
 
去年7月,湖南广电、芒果超媒决定集双平台之力做“芒果季风”剧场,对于什么是“芒果季风”,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芒果超媒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华立对它的定义是“超梦幻、后现代”。对于这个定义,唐藩的团队将它翻译为三个标准:高概念、强剧情和现实主义关照
 
如果说以上三点是芒果季风的准入标准的话,那么《我在他乡挺好的》只符合一个条件——现实主义关照,而关于这部剧是否可以作为季风剧场的剧集自然引发了不小的讨论,与此同时,女性群像故事的扎堆也成了最初这部剧在芒果引发讨论的原因之一,但最终它的真诚打动了所有人。
 
“当时市场上有非常多讲述几个女孩的成长故事,除了在播的之外,我们作为平台一年能收到上百个类似的策划案,关于女性成长的提案我已经听过很多,所以这个题材我是有顾虑的,但它有一个优势非常突出,就是真诚,恰恰这一点很打动我。”
 
之所以把《猎狼者》放在剧场的第一部,则是看中了它的风格化。
 
“如果把《我在他乡挺好的》放第一部的话,普通观众感受到芒果可能只发生了30%的变化,这个程度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不太明显。《猎狼者》的出现,就好像一个红色的东西突然变成了绿色,是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转变,更能达到我们想要的剧变的效果,所以决定以这样的方式来做一个开场。
 
台网联动也是芒果季风剧场区别于其他剧场的地方之一。在电视台播出,对于视频网站来说,当然会起到一定的宣传作用,但如果只是网络排播,在播出时段的播出部数更有可控性,考虑到电视台的排播原因,季风剧场一旦上线就要连续不断地播下去,这对项目储备而言是个不小的考验。
 
这些年,剧集市场的需求要么在长剧上,要么则在一些悬疑涉案类的短剧上,以至于芒果季风剧场在筹备初期收到的大概四五百个项目,80%都是偏悬疑类的。
 
“我们前期面临的问题一是没有成熟、现成的剧本和策划,二是市场上合适的编剧太少。比如强悬疑和强情感的东西,需要一场戏就把人物的性格塑造出来,但市场上很多编剧写惯了长剧,他们通常会用一集甚至更多篇幅来塑造人物,但短剧不一样,需要更快地塑造人物让观众代入。”
 
剧集变长是多方面因素促成的,但长短与剧集热度的关系不一定成正比,拍一个12集的剧和拍一个30集的剧,可能投入的成本并没有差太多,却对创作者提出了更高要求。
 
对此,唐藩表示:“12集的容量可以可以讲好一部分女性群体的生存现状吗?我觉得完全可以,以前很多很好的剧,他们都没有很长。主动把剧集变短这件事,除非平台主导,市场公司不会主动去做。”
 
 
芒果的速度与节奏:在跑步中调整队形
 
 
去年7月决定做季风剧场,今年5月就正式上线,市场再一次见识了芒果速度。
 
“原本的想法是希望能够在今年1月1号上线,因为芒果习惯挑战不可能,但剧集的生产周期和储备量让我们没办法只能拖到了5月,5月,对我们来说已经是极限的时间了。”
 
芒果季风剧场就像一个紧急行动,让唐藩感到很欣慰的是,各合作方以及芒果TV内部如平台编排、会员策略、宣传推广等所有人都全力为了这个时间点的播出而努力。
 
众所周知,芒果TV在剧集领域起步较晚。“作为一个国有上市公司,我们不会盲目砸入大量资金去做不确定的事情,在不同的阶段推出不同的产品线,这是跟着平台发展的节奏而推进的。以前大家对芒果的印象可能就是偏小成本的甜宠剧,其实那是我们第一步的产品,而呈现生活百态、包罗万象的季风剧场则是我们迈出的第二步。”
 
在唐藩看来,芒果季风剧场不局限题材,不局限类型,也不跟风爆款项目,平台要做的是一个探索者,在过去和现在之间探索市场的未来是什么,而非一味去讨好受众。
 
“经常有人一上来就问我,季风剧场多少钱一集?我说这个剧场不是这样的,如果要做一个科幻剧,几千万做出五毛钱特效也不现实。一个题材适合怎么做就匹配多少成本,不大题小做,也不小题大做,这就是我们的标准。我们不会盲目升级一个剧的投资,我们更多地需要尊重创作本身。”
 
通过可预测的投入去达到一个相应的回报,芒果TV在剧本和拍摄层面的把控和判断十分严谨,“做剧场我们肯定不会亏损的,而关于如何更好地商业变现,一方面来自于品牌塑造,一方面则来源于好内容自带的市场空间。在保持口碑的基础之上,带动流量,是相辅相成的,但我们绝对不会放弃口碑。
 
目前芒果季风剧场仍在摸索阶段,从开始希望高概念、强剧情和现实主义关照三者兼具,到如今带着真诚与否的标准去衡量一个项目的得失,正如季风象征着变化,季风剧场的形态与标准也随着这种变化而日臻完善。
 
这一年的时间里,芒果季风剧场并没有花太多的时间去瞻前顾后。“既然觉得该变了,然后那就下定决心变。我们领导讲过一句话叫‘在跑步中调整队形’,因此我们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太会去研究它的可行性,二话不说干了再说,在这个过程中去吸取经验,变得越来越好,哪怕失败也认了,但想太多不是我们的风格。”
 
而关于更多的剧场实践,芒果也在酝酿和准备。“接下来我们还会有一个剧场推出,相当于台网季风的plus版,下个月开始就会有季风网剧排播了,未来我们可能会把季风剧场季播化,针对不同的季节,去推出不一样的风格。”
 
新的创作力量与新的风向,绝不重复套路的思路,关于“季风”带来的更多“剧变”正在酝酿中,或许,这只是重塑剧集市场秩序的开始。

 
作者:飞鱼
来源:骨朵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