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春推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观察 | “编剧中心制”“边拍边播”的韩剧模式,对国内有哪些启发?

来源: 鹰源 发布时间:2021-11-18
字体: | |
近期,在Netflix大火的韩剧《鱿鱼游戏》吸引了全球关注,而这部剧虽由Netflix出品,但Netflix从不对创作过程进行过多干涉,也就是说,这部剧仍是韩国本土制作团队原创。而它的播放成绩打败了《怪奇物语》《女王的棋局》等更贴近欧美市场的作品,成为“平台史上开播观看数最高的剧”。
 
而这些成就都离不开这部剧本身过硬的质量,那么韩剧和国产剧相比,到底有哪些优势,能使奈飞为其注资。至于我们可以如何借鉴,以下详谈。
 
 
生产方式:
“编剧中心制”vs“导演中心制”
 
 
众所周知,韩国为“编剧中心制”。制作公司与众多编剧长期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在选定编剧后,由编剧或电视台确定好选题,编剧、PD(注:PD为韩国电视剧特有的职位,Producer+Director,制片人与导演合二为一的角色)共同策划剧本、选择场景。编剧写出部分剧本后,制作公司会以剧情大纲和已经完成的部分剧本向电视台申请播出档期,电视台也会对剧集进行投资并参与制作。
 
编剧全程参与电视剧的制作过程,且具有较之导演与演员更高的话语权。并且大多是职业编剧,有很强的专业能力及一定的知名度。薪水方面,除稿酬外,编剧们还可获得部分分红。著名编剧的薪水甚至高过演员,且具有挑选演员的话语权。
 
比如韩国三大顶级电视剧编剧之一金恩淑,曾创作《市政厅》《鬼怪》《太阳的后裔》。她毕业于首尔艺术大学文学创作系,在2014年的单集稿酬就在2000万韩元(约合10万元人民币)左右。

而之所以韩国可以实施“编剧中心制”,离不开以下原因:
 
1. 韩国编剧有完整的培养体系。除了在戏剧院校学习写作课外,韩国电视作家协会和三大电视台会开设电视剧创作班,里面有专业编剧指导写作,分初中高三个等级班,成员可逐步晋升。除此之外,每年各大电视台有剧本招募比赛,前几名会去电视台学习一年,第一名可正式成为专业编剧,作品会被制作出来在电视台播放。
 
2. 韩国采用“边拍边播”的播出模式。一旦剧情再没有吸引力,观众会毫不留情“弃剧”,因此剧本的重要性决定了编剧的高地位。
 
3. 韩国编剧收入差距大,但行业能保障编剧底层人员基本收入。为了保障编剧底层人员的基本收入,影视剧行业基本遵循三大电视台和放送作家协会协商的标准。
 
韩国三大广播电视公司和一线电视剧制作公司一般通过签约方式与知名编剧合作,一次性签约50-100集。A级编剧签约时可以获得50%左右的预付金,但是需要承诺未来50-100集作品只能与签约电视台或者制作公司合作,在完成规定数量的剧集创作之前不得与其他方进行合作。
 
但是对超一线重量特级编剧来说,则可以同时和一家以上的电视台或者制作公司签约,这也直接导致了顶级编剧们的单集酬金极高。

现中国影视行业的一种可能是“导演中心制”向“制片中心制”过渡。目前导演和制片人的话语权大过编剧,可更改剧本。且现在国产剧剧本多改编自小说,少数是向知名编剧购买已成型的剧本或预购其正在创作的剧本。这便造成了制作机构与编剧创作的断裂。同时,中国普通编剧薪酬低,话语权小,不是大众选剧的主要影响因素。
 
国内编剧地位不高的原因,以下几点值得反思:
 
1. 部分投资方为追求利润和效率,使编剧稿酬被拖欠、克扣。部分编剧写出的剧本没有署名权、剧本抄袭现象屡禁不止。而韩国对于侵害编剧著作权的行为,除了诉诸法律,还可以借助相关著作权审查部门和作家协会的监督与处罚手段。韩国政府设有专门的审查机构,对不同情况的抄袭现象进行审议、调停和处罚。编剧协会每年都会召集各个领域和电视台的编剧召开著作权研讨会,对抄袭现象进行整理和处罚,如果被审查具有抄袭行为且情节严重的编剧将会被作家协会除名。
 
2. 中国对编剧的培养和晋升渠道较少。在培养方面,多依赖专业戏剧院校,资源集中。
 
3. 媒体报道少。电视剧宣传时媒体鲜少提及编剧。发布会上记者通常追问演员和导演新剧梗概和亮点,编剧通常无人问津。
 
就演员来看,韩国演员相比于中国虽然科班出身较少,但是因“边拍边播”机制,观众对演员演技和素质要求较高;由于文娱产业链发达,韩国对偶像和演员有明显区分,不会出现唱跳偶像也可以当演员的情况,更何况由于兵役制度,年轻演员的的热度积累面临考验。中国演员虽然科班出身多,但市场上空有流量没有演技的偶像占据了一席之地;且相比于韩国,中国知名演员片酬更高,占制作成本大比例。
 
 
播出模式相差甚远
“边拍边播”收效颇丰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拍摄制作备案电视剧共670部2.35万集,全国生产完成并获得《国产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剧目共有202部累计7450集。而获得发行许可也不代表能够顺利播出。这些从制作到播出的层层“枷锁”,核心在于审查制度。
 
反观韩剧,采用了分级制和“边拍边播”模式。分级制一共分为5个等级——7岁、12岁、15岁、19岁、所有人。分级提醒是针对节目的单独一集来设定的,比如电视剧《情妇》的前2集是19+,后面回归到了常规的15+。
 
而其审查只受电视台内部制定的审查机制约束,有较大自主权。
 
“边拍边播”指的是开播前,通常已拍摄4-7 集,在开播之后,编剧会根据观众反应创作剧本,剪辑人员会及时调整进度。演员通常在开拍前一小时拿到剧本,工作时间也常为凌晨或深夜。其优势可以概括为如下三点:
 
1. 节省成本。如果一部剧播出中收视率较低,电视台可以叫停播放,剧组也不用继续拍摄后续内容,节约了各方的时间成本和开销。
 
2. 以观众为导向。制作组会将观众需求放在第一位, 不会产生“几年前制作好的剧,题材已经过时”的情况,而是随时根据观众口味和实时热点调整剧情,这样也能收获更大效益。
 
3. 提高制作组用心程度从而提高剧集质量。不只是编剧,各部门都将以生产高质量作品为目标,从而提升国内影视作品水准,吸引海外投资人(如奈飞)、增加海外出品可能性。
 
80%的韩国电视剧都采用“边拍边播”,但也有劣势。由于写剧本、拍摄、做后期的时间比较紧张,“赶工”出来的剧可能会出现烂尾问题。除此之外,制作方会根据每集的收视率做调整,收视率高的剧集,本可以在最后一集结束,制片方为了多赚收视硬是多拍了几集,也会影响剧集质量。

 
国产剧可以怎么做?
 
 
韩剧的生产方式和播出模式值得国产剧借鉴。国产剧制片方应该明确做剧目标,那就是以观众为导向生产高质量文化产品,其次才是经济效益。有如下具体做法可供参考。
 
针对编剧:
 
1. 提高编剧薪资及地位。比如可否参考有关“导演”“制片人”的综艺,推出一档关于“编剧”的综艺或纪录片,使隐匿于幕后的编剧故事走上前台,以提升大众对于中国编剧的了解程度,达到提高其地位和薪资的目的。
 
2. 完善编剧的扶持和培养机制。尽管我国曾推出“青年编剧人才培养计划”,也有电影展的创投单元评选入围剧本,创作者有机会与电影展邀请的投资方、发行方及选片人等进行一对一洽谈。但培养计划里创作者缺乏上升渠道,可见扶持和培养机制还不够完善。可参考韩国举办的全国性质的剧本征集活动,并有系统地培养编剧人才。
 
3. 出台法律政策维护编剧权益。编剧可以“报团取暖”,集体表达维权诉求。 
 
针对演员:
 
提高挑选演员标准,不以流量为导向。限制演员片酬,才不会耗费大量成本在请演员上。
 
其他做法:
 
1. 以分级制代替审查制。在减少剧集成本的同时,还能够满足多年龄层观众的不同需求。3月16日,广电对于国内广播电视法向社会大众征求意见。在其中第23条征求意见中,存在一定的“分级”导向,其中内容如下:
 
“广播电视节目集成播放机构应当通过设立未成年人专门频率频道、未成年人专用时段、未成年人节目专区、未成年人模式等措施。”
 
“广播电视节目包含可能影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内容的,广播电视节目集成机构应当以显著的方式进行提示并合理安排播放时间、版面。”
 
2. 重视观众需求。韩剧集数一般保持在20集左右,集数少且保质保量,如今的网剧中也不乏优质短剧,电视剧应该向其看齐。其次,影视剧题材选择不要盲目跟风,切忌盲目跟风导致生产过剩。重视观众评论反馈,做好市场调查,才是国产剧进步的基础。


作者:子琼
来源:鹰源文化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