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广播电视节目制作业协会
线上春推会

新闻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观察 | 对国产剧而言,过去一年有些事永久性地改变了

来源: 腾讯新闻 发布时间:2022-03-01
字体: | |
2021年,对剧集行业来说是调整和转向的一年。
 
这一年,播出新剧的部数和集数与上年基本持平,貌似整个行业波澜不惊。实际上,随着宏观经济的震荡,以及疫情的持续,进入剧集行业的资金呈下降趋势。前些年通胀推高的成本,仍需要进一步消化。无论是电视台还是视频网站,都处在钱紧的状态中。
 
开年之后,视频网站集体释放了紧缩信号:IP过会难,不做A、B级项目…等等。新一年四大平台可用于制作和购剧的资金,也一定会持续下降。一年上线将近350部新剧,是行业不能承受之重,也是观众眼球的负担。按一周上三部新剧计算,一年有150部新剧也就够看了。关键还是提升质量。
 
这两年来,剧集的播出平台明显分成三个阵营:总台央视越来越强势地切割市场;省级卫视的购买力日益走低;视频网站的投资和购买力相对较强,但同时也受到商业模式和政策调控的限制。

 
总台央视一马当先

 
总台央视在剧集市场中回归龙头老大位置。
 
过去一年来,最好的党史剧《觉醒年代》,最热门的话题剧《小舍得》,最硬核的谍战剧《叛逆者》,最恢弘的战争剧《大决战》,最好的职场剧《理想之城》,最有烟火气的国安剧《对手》,都是在央视一套或八套黄金档首播的。
 
除此之外,《跨过鸭绿江》《逐梦蓝天》《中流击水》《流金岁月》《问天》《紧急公关》《香山叶正红》等一大批剧目,也掀起阵阵热议。
 
新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始以来,省级卫视和视频网站的“军备竞赛”上演,量入为出的央视渐渐跟不上趟。一线卫视和视频网站的趣味趋同,逐渐形成购剧的价格联动机制,以至于卫视播的剧网站出价就高,央视播的剧网站出价就低。
 
央视转而成为中低成本的虐心剧、抗战剧的集散地。久而久之,有些公司按照这样的标准专门向央视供剧,而央视也走不出这种低水平重复的“舒适区”。
 
2018年以来,剧集行业进入了事件多发的震荡期,总台央视抓住有利时机调整了做剧和购剧的策略,一步步扭转了落后局面。他们对两个频道的剧目进行了精准定位:“一黄”主打国剧气质,体现“为国家述史、为时代立传、为人民抒怀”的创作导向,既要突出重要时间节点的宣传氛围,又覆盖多种题材类型和风格样式。“八黄”强化“年轻态、精品化”的定位,主打全媒体时代的核心受众以及受众市场中的主流消费人群,增强年轻人群、城市人群和精英人群的共鸣和热情,全面提升观众规模和广告价值。
 
要实现这样的定位,一是做出好剧,二是买到好剧。他们打出“总台出品”的招牌,早策划,早介入,早投资,用出品和联合出品的方式锁定了一批好剧。
 
他们改原先购剧资金的“纺锤形”分布为“哑铃型”配置。原先两头小,中间大,资金主要用在中等剧目上了。现在两头大,中间小,头部剧目不惜重金,填档剧目低价采买尽量不买“不高不低”的剧目在资金成本上扬不多的情况下,实现了剧集的升级换代。
 
央一覆盖面广、辐射力强,因此但凡播出品质较高的作品,就能成为国民剧比如《觉醒年代》和《人世间》。央八则一举摆脱了陈旧和土气的感觉,反映现实生活,回应社会关切,注重类型创新,拓展题材边界。像《叛逆者》和《小舍得》这样的剧,以前是不太可能在央八播出的。
 
对省级卫视,央视已拥有位势优势、资金优势、回款优势。对视频网站,央视已形成了紧密的互动关系。有些视频网站握有全版权的剧,首选跟央视合作;而总台出品的一些剧,也具备了反向输出到流媒体的价值,比如《大决战》。
 
在2021年底召开的新剧发布会上,总台央视发布了25部硬剧组成的片单。可以预见,他们的优势在新的一年里仍然无可撼动。
 
视频网站的崛起,间接造成了省级卫视的落寞。但总台央视的重新起飞,意味着视频网站仍然需要与电视台长期共舞。

 
省级卫视以守为攻

 
总台央视有两个播新剧的主力频道,两个频道协同排播,腾挪的余地就大。比如说,一黄在播献礼剧,八黄就可以播一部商业剧。最近,央八甚至开启了黄金档双新剧的编排:《对手》和《雪中悍刀行》同期献技。
 
省级卫视每省一个,黄金档播两集剧是定好的,顶多再在晚十点次黄档播另外一部剧的两集。一旦进入重要的宣传节点,版面上腾挪的余地不大。
 
省级卫视2021年播的献礼剧颇多亮点。比如,《山海情》创造了主旋律剧的共情定律,《功勋》书写了功勋人物平凡而伟大的人生,《光荣与梦想》全景式勾勒了共产党打江山的曲折来路,《理想照耀中国》以中视频再现了百年征程中的感人瞬间,《埃博拉前线》记录了援非行动中的医者仁心和大国担当,《我们的新时代》记录了当代年轻人投身基层发光发热的故事。
 
除此而外,话题剧《小舍得》和职场剧《理想之城》,是东方卫视和央视八套联播的。大热剧《扫黑风暴》是北京、东方两家卫视和央八联播的。都市平民剧《乔家的儿女》是浙江和江苏两家卫视联播的。
 
湖南卫视的《星辰大海》,江苏卫视的《这个世界不看脸》,北京卫视的《扫黑风暴》,东方卫视的《突围》,都取得了不俗的酷云收视率。
 
过去三年来,以广告投放为主要经营模式的卫视,日子不好过。尤其是2020年上半年疫情期间,更出现了增收视不增广告的倒挂态势。
 
相比于黑云笼罩的2020年,2021年的各项经济指标有所反弹。但不能忽略的是,电视台的经营未有新的增长点,电视剧综受到网络剧综压制的态势没有变。而且,省级卫视没有总台央视的特殊位势,在同业竞争中也不占优势。
 
近来,一些注水严重的收视榜单得到治理,剧集收视率不再动辄破2破3,而是普遍回归到1点之内。这对卫视营收的影响,还有待于进一步观察。
 
一般而言,省级卫视与央视联动播的肯定是头部剧。省级卫视两星联播,有头部剧也有普通剧,基本能维持一个先台后网的体面。而省级卫视一旦独播,要么是播无人问津的积压剧,要么就得接受先网后台的条件,成为互联网分销的下家。
 
湖南卫视是一个例外。作为省级卫视的老大,他们始终是独播战略,而且在三大视频网站面前长时间坚持先台后网。
 
湖南卫视和芒果TV已经越来越变得一而二,二而一。这的确形成了网台的内循环,制作、采购、播出不必再与他人发生更多联系,最大程度地实现了同进同退的效应。
 
湖南卫视搭上了芒果系改制的快车,东方卫视也有了流媒体兄弟百视TV,拥有了新的想象空间。而其他几家卫视也在以不同方式探索融媒体之路。效果如何,只能边走边看。

 
网络平台亟待转身

 
2014年是网剧元年。《暗黑者》《灵魂摆渡》《匆匆那年》开了网络长剧的先河。短短7年间,视频网站已经成了聚集最多观众、购买和生产力最强的剧集播出平台。
 
视频网站自由取用、不受线性排播限制的便利性,社交媒体和弹幕讨论的即时性和互动感,使之成为年轻人的集散地。抓住年轻用户就抓住了未来,这是视频网站的底气所在。
 
另一方面,长视频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在和电视台的竞争中,不仅一步步将观众迁移过来,还逐步占领了产业的上游地带要么是出钱自制、定制,从源头锁定项目;要么是通过资金纽带连结制作公司,取得版权剧的优先购买权。
 
视频网站自制剧发端于悬疑剧和青春剧,但悬疑剧受生产大小年影响较大,一部爆款之后沉寂两三年是常有的事。近来的悬疑剧普遍去硬核化,去刑侦化,走了心理悬疑的慢节奏路线,没能达到之前的影响力。
 
网剧发展至今,最为枝繁叶茂的是甜宠剧。爱奇艺开了恋恋剧场,优酷有宠爱剧场,腾讯视频和芒果TV虽然没有开专门的剧场,但甜宠剧的供应是保质保量的。分账剧的基本盘也是甜宠剧。
 
年轻女性和少女心的熟龄女性,永远是甜宠剧消费的主力。《御赐小仵作》《你是我的荣耀》《司藤》《爱上特种兵》等剧,各自撩动目标观众的心弦。
 
到了2021年,甚至连诸多正剧也是由网站定制或者出任主要投资方。比如《扫黑风暴》和《埃博拉前线》是腾讯视频主投,《理想之城》《对手》是爱奇艺定制,《觉醒年代》则是优酷的网络总版权。《山海情》《光荣与梦想》《功勋》的回款也主要靠三家联采。
 
按照流媒体原本的脚步,先取得眼球聚集效应,再开源节流扭亏为盈,商业模式通了,前路一马平川。可惜的是,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短视频以野蛮人的姿态实现了用户使用时间的弯道超车,更在长视频腰间顶了一把刀,以切条搬运的形式不断为之放血。
 
2021年,长视频网站进行了呼朋引伴的抗争,不但四家联手反对版权侵权,还把制片公司和创作者也拉进来作为同盟军。然而,之后很长时间并不见有实质性的举措出台,维权处在“一举报就下架,不举报就露头”的疲于奔命中。
 
年末的利好消息是,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规定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这是对长视频版权的有力保护,不过也得看疗效。
 
另一个对长视频发展影响巨大的因素是清朗行动。视频网站在过去几年探索、建立的一条核心商业线是:通过连结年轻用户和数据明星,创造流量然后变现。如今,综艺的打榜、氪金直接此路不通了,剧集的取向也面临重大调整。
 
传统电视剧早在三四年前就开始了向现实主义和演技派的回归,所受影响不大。
 
网络剧三大件中:悬疑剧主要依托于好剧本、好影像和好表演,跟流量明星关系不大。甜宠剧和古偶剧是重灾区:耽改剧的擦边球也不能打了;俊男靓女当然是造梦的必备要素,但如果演技跟不上,或者粉丝依然聒噪、互撕,剧的沉没风险还是挺大的。
 
2022年,所有视频平台在清朗行动常态化的环境中,对剧集的购买和制作重新布局,在题材、类型、风格、趣味上进行把控,以更加适应意识形态和审美标准上的要求。
 

三个新的创作趋势

 
2021年,主旋律剧占领了品质的高地。
 
《觉醒年代》《山海情》《功勋》等剧,无论是豆瓣评分,还是网络热度,都站在了金字塔的顶端。其他的主题创作剧目,或许在影响力上略逊一筹,但也都是用心之作。未来,主题创作仍将会集中行业优质资源,在重大节点上投放。好团队是好品质的必要条件,但有了好团队还要避免急就章,两者相加就是充要条件。
 
也是在2021年,严肃文学的改编成为了显学。
 
总台央视的开春大剧《人世间》,改编自梁晓声所著的茅盾文学奖获奖小说;拍了多时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繁花》,改编自金宇澄所著的同名海派小说;路遥所著《人生》改编的电影曾经风靡80年代,如今剧版也进入了打磨剧本的阶段;王蒙的茅奖小说《这边风景》,交由编剧王力扶创作剧本;陈彦的茅奖作品《主角》的剧版,预计仍将由张嘉益担纲主演;《南方有嘉木》有过一个剧版,现在也重新备案了。
 
严肃文学不同于网络小说,能够反映时代气象、社会风貌和人心沟壑。但是小说不同于电视剧,经典改编的期待值也高,这活儿不好干。
 
同样是这一年,女性剧出现了去热搜化的现象。过去5年,女性剧爆款频出,以独立女性为标签,把诸多频频光顾热搜的女性话题融进剧情,不断掀起讨论,不断调动情绪,从而实现出圈。
 
到了2021年,情况有所变化。猛药下多了,刺激性就会减弱。神经疲累之际,小清新就会上位。《我在他乡挺好的》不再写女性的强,而写女性的真。《突如其来的假期》不再热衷冲突性话题的讨论,而是回归女性更加柔肠百转的内心。
 
《理想之城》虽然带有一定的“爽剧”成分,但女主人公苏筱既不是玛丽苏的主角,也不是金手指的拥有者,她在一个男性为主的职场环境中,凭专业技能杀出一条血路。好的剧目,是不需要对热搜亦步亦趋的。
 
有意思的是,男频小说找到的改编要诀,有一条是要去除女性的排斥心理。《赘婿》的火爆,固然是由于其喜剧效果上佳,也在于把原著中容易引起女性不快的部分全改了。《雪中悍刀行》里的徐凤年也不再处处留情,这样的设定不见得会加分,但已属于标配。
 
2021年,有些事永久性地改变了,而改变后的样貌要在今后陆续显现。创作是河中的一条船,政策因素和群体心理共同决定着前进的方向。
 
对于长视频行业来说,2022年是生死攸关的一年。希望到年底时我们可以欣慰地看到:轻舟已过万重山。
 
 
来源:贵圈-腾讯新闻
作者:李星文